News 新闻中心
  • 2019 - 03 - 18
    浏览次数: 78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顾秀莲、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卢卫生、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正局级)潘爱华、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王思强等有关政府部门领导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讲话,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副会长傅向升作主旨演讲。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谢克昌和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所长、工程院院士刘中民两位院士出席开幕式并作重要报告。开幕式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周竹叶主持,来自国内外从事煤化行业生产、科研、工程设计以及新闻媒体单位等单位共计500多名国内外代表参加了会议并进行深入研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顾秀莲指出:从2010年第一次参加“中国国际煤化工论坛及展览会”至今,已经八个年头。这八年来,现代煤化工从过热发展到现在趋于理性发展。当前行业内企业正苦练内功,深入开展创新提质降本增效工作,实现高质量运转,提升产业竞争力。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也是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她希望继续把科技创新摆在行业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为行业发展注入新动能;坚持走绿色发展道路,继续提高行业环保水平。要发挥行业协会组织协调、咨询服务功能,积极开展行业标准研究、行业自律、示范工程项目考核、技术交流与推广等各种咨询服务等,促进行业和帮助企业健康有序发展。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 傅向升作主旨演讲:他首先介绍了现代煤化工行业当前的运行情况,据中国石化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截止今年9月底煤制油产能921万吨,前三季度产量414.7万吨;煤制天然气产能51.05亿方,产量20.1亿方;煤制烯烃产能872万吨,产量558.5万吨;煤制乙二醇产能347万吨,产量166.3万吨;四类项目产能较“十三五”初的增长率分别达到214.3%、64.4%、69.6%、50.9%。示范项目实现长周期稳定运行,能耗、水耗和“三废”排放不断降低,技术创新取得了一批新成果。他强调在...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顾秀莲、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卢卫生、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正局级)潘爱华、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王思强等有关政府部门领导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讲话,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副会长傅向升作主旨演讲。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谢克昌和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所长、工程院院士刘中民两位院士出席开幕式并作重要报告。开幕式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周竹叶主持,来自国内外从事煤化行业生产、科研、工程设计以及新闻媒体单位等单位共计500多名国内外代表参加了会议并进行深入研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顾秀莲指出:从2010年第一次参加“中国国际煤化工论坛及展览会”至今,已经八个年头。这八年来,现代煤化工从过热发展到现在趋于理性发展。当前行业内企业正苦练内功,深入开展创新提质降本增效工作,实现高质量运转,提升产业竞争力。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也是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她希望继续把科技创新摆在行业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为行业发展注入新动能;坚持走绿色发展道路,继续提高行业环保水平。要发挥行业协会组织协调、咨询服务功能,积极开展行业标准研究、行业自律、示范工程项目考核、技术交流与推广等各种咨询服务等,促进行业和帮助企业健康有序发展。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 傅向升作主旨演讲:他首先介绍了现代煤化工行业当前的运行情况,据中国石化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截止今年9月底煤制油产能921万吨,前三季度产量414.7万吨;煤制天然气产能51.05亿方,产量20.1亿方;煤制烯烃产能872万吨,产量558.5万吨;煤制乙二醇产能347万吨,产量166.3万吨;四类项目产能较“十三五”初的增长率分别达到214.3%、64.4%、69.6%、50.9%。示范项目实现长周期稳定运行,能耗、水耗和“三废”排放不断降低,技术创新取得了一批新成果。他强调在产业定位已经明确的形势下,全行业更加坚定了对发展现代煤化工的信心,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现代煤化工发展面临的形势复杂多变,主要表现在:一是限煤“一刀切”,企业生产受到影响;二是石化原料多元化和轻烃化项目冲击;三是绿色化发展对现代煤化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四是煤制天然气输送受制于人,生存压力大。现代煤化工行业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应通过加强自主创新、工艺系统优化和产品升级,不断降低项目建设造价和生产成本,增强产业竞争力与抗风险能力。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卢卫生在会上指出要重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突出制造业的核心地位,这是大国崛起的根基。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是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要途径。他指出,我国现代煤化工目前产业整体仍处于升级示范阶段,下一步要从三方面做好《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的落实工作,一是创新,强化核心技术和重点装备的创新,推动产品差异化发展;二是集约发展,打造一批具有国际水平的产业基地,提升产业的经济效益和安全环保水平;三是绿色发展,通过制订水耗、能耗标准,创建绿色标准体系,引入智能化技术,提升产业的绿色发展水平。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正局级)潘爱华对于现代煤化工的发展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要科学全面的评价现代煤化工产业,摸清和掌握示范工程项目实际运行的能效、煤耗、水耗、排放等指标,并开展对标研究,提出优化、提升方向和措施。二是着力构建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围绕产业重大需求,加大技术研发力度,加快先进成果转化,打通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的通道。三是要充分考虑工艺技术进步和信息化、智能化技术对现代煤化工产业的促进作用对现有企业优化和采用智能控制改造,对新建项目预先设计智能控制,提高项目的运行效率,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同时,对安全和环保做到实时监控。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王思强:从能源角度提出了煤炭深加工技术的攻关和升级方向,即煤炭深加工将按照煤制超清洁油品、特种油品以及低阶煤分质利用等重点方向发展。其中,煤直接液化将重点发展航煤和特种煤油;煤间接液化将向是下游产业延伸,实现多元化发展,并推进二者的联产;煤制天然气要加强气化技术的优化升级,推动废水不外排技术的开发和实施。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 张继明致辞。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谢克昌院士作《推进能源体系构建,发展现代煤炭化工》报告。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刘中民作《能源催化科学与技术前沿》的报告。本次会议共设14个标准展位,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中煤科工清洁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等10家单位进行展示。图为顾秀莲副委员长等有关领导参观中煤科工清洁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展位。论坛共设1个高层论坛和2个专题论坛,针对行业热点进行专题研讨、互动交流。高层论坛将邀请行业资深专家、重点企业负责人等就国际油气走势、当前石化行业发展走势对煤化工发展...
发布时间: 2019 - 03 - 18
浏览次数:78
“对于煤化工行业而言,新材料可作为精细化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哪些材料是当前紧缺的,又有哪些产品最核心,企业不妨好好进行研究。”日前在一次煤化工行业闭门会上,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处长邵稷这样支招。  无独有偶,就在次日举行的“2018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新材料”又被多次提及。“在化工产业的‘金字塔’上,更高端的产品正是煤基新材料,越往下游走、盈利能力越高。”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延伟称。  “功能新材料一定是煤化工产业提升科技竞争力的下一个突破口,目前急缺的,就是根据煤炭资源特质提前谋划,把有前景的实验室成果推向工业化应用。”北京化工大学化学工程学院院长邱介山教授也告诉记者。  多位专家在不同场合、不约而同表达类似观点——业内对煤基新材料的认可并非偶热。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在同质隐患、产能过剩等冲击下,煤化工产业急寻出路,作为新兴细分领域的煤基新材料因此备受关注。由煤到先进、前沿的材料产品,这一方向走得通吗?  前景受捧  煤基新材料获得肯定  从“大干快上”到“趋于理性”,煤化工产业已然到了不得不“踩刹车”的时机。  “与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石化产业相比,煤化工作为新进入者,更像是个‘小学生’。同时,多个国外化工巨头也在我国布局项目,它们同样有着多年经验。前有标兵、后有追兵,留给煤化工的市场空间还有多少?”包括刘延伟在内,多位业内人士直言,面对产品同质化、产能过剩、外部竞争加剧等多重考验,现代煤化工亟需探索产品升级。  升级既成事实,升级方向为何是“新材料”?刘延伟表示,我国煤化工产业经历了从合成氨、尿素等基础化学品,向煤制烯烃、乙二醇等高端化学品的升级,下一步要继续升级,“不能光从煤化工的角度看待煤化工”。站在化工“金字塔”上,更为高端的产品正是煤基新材料。  对此,延长大化所西安洁净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杨东元表示赞同。“以煤为原料、以能源转化为载体的产品,都可归为煤化工产业范畴。有了量大、廉价的煤基化工品后,如何从低成本上突破,将基础原料转化为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产品?若是做煤制油气、甲醇、烯烃等产品,我认为仍未跳出燃料品、化学品的生产老路。要获得理念新、种类新且环境友好的产品,煤基新材料是未来20年左右的一个重点方向。”  与此同时,新材料本身也契合国家战略要求。邵稷指出,作为今后3年的重点攻关方向,我国新材料产业仍面临技术短板、装备落后等“卡脖子”问题,煤化工行业若能结合自身优势,生产出几个最核心、最突出的材料产品,未来将在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特别是已出台的《新材料产业发展指南》,可为煤化工行业走向精细化提供参考依据。”  具备原料优势  可探索多元产品  那么,煤炭到底能转化为哪些新材料?相比其他方式,煤基新材料有竞争力吗?  在多位专家看来,我国以煤为主的资源禀赋,首先为功能材料制备奠定了丰富而价格适宜的原料基础,这也是其他资源难以比拟的优势。“我国煤种繁多,煤的结构和化学组成丰富而多变。理论上说,所有的煤都可用来制备功能材料,关键是依据煤的结构及组成,采取最佳的工艺技术方法,设计和生产结构新颖、性能独特的功能材料,拓展其最佳应用领域。”邱介山称。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煤制烯烃领域,部分企业已率先向下游摸索聚乙烯、聚丙烯等聚烯烃材料,进而可用于常见的包装材料、电线电缆等生产。下一步的主攻方向,既包括现有材料的改良优化,也可通过技术创新,探索煤制石墨烯、碳材料、纳米材料等新领域。  对于前一方向,杨东元指出,“环境友好型”新材料是值得关注的热点之一。“尽管‘头’是黑的,煤基产品却可实现无污染。”杨东元表示,现有很多塑料制品无法真正实现降解,哪怕号称食品级,也难避免微塑料残留等危害。通过相关技术,已实现将煤加工转化为一种可生物降解、且性能达标的新型塑料产品。“这类材料最终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相当于煤从自然中来、又回归自然。有企业正在布局项目,如能规模化生产,将是煤化工产业链‘做长’的有效拓展。”  以时下快速发展的电动汽车为例,邱介山表示,在很多动力电池和超级电容器等储能器件中,功能碳材料都有不同程度的应用,其作用不可替代的。“因种种制约,部分高性能材料仍依赖进口。从技术层面,我们的煤基碳材料的研究水平实际已处世界前列,一些工作甚至引领了新的发展方向。现有煤基功能材料技术虽多处小规模的可能性探索阶段,暂未步入大规模应用之路,但广阔前景值得期许。”  研发难度加大  不能简单停留在“卖原料”  肯定的声音不少,多位业内人士却也向记者坦言,我国煤基新材料产业尚处初级发展阶段,企业要想真正从中分一杯羹,目前还有不短的路要走。  越往“深加工”发展,意味着研发、应用、推广等难度越大,这是行业首先面临的挑战。“料要成材、材要好用、环境友好,这是转化的关键所在。但不少煤化工企业长期停留在‘卖原料’上,对技术开发、市场...
发布时间: 2019 - 03 - 18
浏览次数:6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717号8楼
邮编:200233
电话:021-34289008
手机:+86 0755-2955 6666
传真:021-34289009
邮箱:ICCDI@ICCDI.COM.CN
(扫一扫关注)
Copyright ©2019 - 2024 新煤化工设计院(上海)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